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科技的守护愿每个劳动者都被温柔以待

发布日期:2022-05-17 19:2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千米岩层下,矿工们燃烧自己,点亮了千门万户的灯火。在海风凛冽的港口,无数个渺小的劳动者穿梭于巨大的货箱间,保障着世界物流的平稳运转。当你透过一方手机屏幕浏览世界的时候,不知能否看到车间质检员们一双双疲惫的眼睛?

  每一位劳动者都是一个符号,当他们分散于各行各业,符号便连成了句、谱成了诗,书写出这波澜壮阔的时代。社会和科技的进步,源于所有劳动者的力量之和,而科技带来的光亮和温暖,也正来到他们的身边。

  每一个劳动者的身上都落满了灰尘,那是与危险搏斗过的痕迹,也是从身上裁下光阴后留下的伤口。就像矿工诗人陈年喜在写给亲人的诗中描述的那样,“我的中年裁下多少,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年轻的矿工在第一次下井前,会从同组的老师傅手里接过一小瓶烧酒。寡口喝下一两,凭着胸口的那股热气,踏着“号子”钻进深不见底的矿井。在永夜盘桓的地底,危险像蛇一样潜伏,噪音、瓦斯、污水、粉尘、缺氧、塌方、地震惹上哪一个,都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矽肺病、噪声聋、一氧化碳中毒、风湿病这是矿工群体常见的职业病,作为特殊工种的他们,退休年龄要比一般工种提前十五年。老矿工老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三片石头夹着一片肉”。而几乎在每一座矿上都流传着一句意思相近的话,“没有哪条矿道没死过人。”

  老贾已经在一座北方的煤矿工作了小二十年,那时候很多大矿还在实行夜班制。第一次下矿就被排了夜班,他吃过晚饭后去到矿上,先接受一个小时左右的安全教育,走出会议室时月光洒了一地,等到第二天从井下升上来时,太阳已经照亮了整片矿区。

  从下井到升井,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却仿佛在另一个世界走了一遭。老贾说,“从潮湿充满着噪音和粉尘的矿井出来后,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了。”矿工们最喜欢的地方除了食堂就是澡堂,虽然浴池的水面上浮着一层煤灰,但只有泡在热水里,精神气才能回到身上。

  随着年纪的增长,老贾从采煤工换岗到了运输工,虽然劳动强度有所减弱,但只要还会下井,种种致命的风险就一样不少。

  采煤工、运输工、爆破工、钻探工、瓦斯工、电工一座矿就是一个界限分明的微缩版社会。老贾常常会想,自己和同事们就像一只只在地下穿行的蚂蚁,不过二者之间也有最本质的区别,“蚂蚁是把食物从地上搬进地下为自己储藏,”他说,“矿工是把煤炭从地下开采后运往地上,输送给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支持建设。”他曾经十分讨厌自己的工作,但大多时候又心怀感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何况没有人能离开煤。”

  是的,没有人能离开煤,正如世界离不开他们。矿工们依靠顽强的意志,将自己的根深深扎进了千米下的岩层,他们就像是燃烧的炭,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蕴藏着滚烫的温度。矿工们以身犯险,用双手奉上的能源保障着社会的运转,该由谁来守护他们?

  不久前,老贾和同事们迎来了一批“5G远程矿车”,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老贾的驾驶位搬到了明亮宽敞的办公室,只用操作手柄,像打游戏那样就能完成运输工作。

  对于这群矿区的运输工,5G并不算新鲜,过去他们经常在广告上、在新闻里见到这种技术,手机也一早就换成了5G版本。他们原以为5G只是让手机上网更快了,但现在对他们来说,5G并不仅仅是飘在空中的信号,而是可以触碰的、可以感知的东西它就被握在手里。

  一毕业,刘师傅就去了深圳,第一份工作就是龙门吊司机。尽管经过专业培训并获得了相应资质,但第一次坐进五十多米高的驾驶室时,码头上庞大的集装箱似乎都缩小了一圈,望着不远处的海平面,心里还是不由得发颤。

  龙门吊司机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每天三班倒,每班8个小时,全年365天无休。对于高空作业的龙门吊司机而言,吃饭和喝水都是大问题,刘师傅说,“我们尽量少喝水,日常会随身携带一些高热量的零食,饿了就胡乱吃几口。”

  一间驾驶室不足三平米,四周只围上了单薄的铁板和玻璃,天气和环境成了工作中的第一只拦路虎。深圳的温度相对较高,尤其是在夏季海边的溽暑十分熬人,尽管驾驶室里会装有一只小风扇,但一天下来仍会汗流浃背。

  刘师傅也常听一些北方的同行抱怨,一到冬天海风冷得刺骨,即使戴着厚厚的手套,手也会裂开几条深深的口子,每天下班后,脸被冻得好像没了知觉。龙门吊司机的作业环境,用刘师傅的话说就是,“冬天如冷窖,夏天似蒸笼。”

  无论风吹雨淋,刘师傅每天都要至少经历一趟四五十米高空这相当于是十六层楼的高度的爬上爬下,稍不留神,后果便不堪设想。在攀爬过程中,心情也会随之起伏,“虽然从业很多年了,但还是很复杂。”他说,“往上爬的时候,心也跟着悬起来,一悬就是一天,直到踩在地面,才会落到肚子里。”

  不仅如此,龙门吊司机们身处高空,需要吊起的集装箱却在平地,这导致他们一天八个小时,都要维持驼腰、低头、俯视的姿态,对腰椎和颈椎造成了很大的压力,长此以往便落下了严重的职业病。

  但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攀爬中,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汗水与寒颤背后,刘师傅磨练出了珍贵的技艺,“操作吊具要求手眼脑配合”,集装箱有四个拳头大的锁孔,在高空看去像针眼一样,他却能精准操控吊机,快速地完成抓取动作,并且保持箱层之间的误差控制在三厘米之内。

  将集装箱摆放到准确的位置,只是完成了港口工作中的一部分,龙门吊司机也只是维系港口平稳运转链条的一个环节。在这背后,还有许许多多默默付出,用坚韧对抗辛劳的劳动者。集卡司机正是其中之一,他们有时要凌晨起来冒着海风去提货,保持一个姿势开长达十个小时的车,虽然是在固定的港口货场穿行,但事实上每天都在跑长途。集卡司机有每个司机都常见的职业病,海风也吹进了他们的骨头。

  港口上常见的20GP集装箱长近6米、宽和高均近2.4米,满载时重量近20吨。相比之下,集装箱验箱员们十分渺小,他们每天穿梭于那些庞然大物之间,核查集装箱型号与编号、检验箱体和顶板的破损。他们常常要爬到十几米的集装箱顶板,弓着腰用体力和毅力确保每一寸的准确无误。炙烈的阳光烤在悲伤,豆大的汗水砸在箱上,直起腰时往往会感觉天旋地转。

  全世界数千个大大小小的港口,正是有无数个龙门吊司机、集卡司机和集装箱验箱员,支撑着密布如网的航路,支撑着每天港口成千上万吨货物的吞吐。

  随着妈湾智慧港的建起和完善,刘师傅和在港口工作的同事们的作业环境大大改善。刘师傅的驾驶室从数十米的高空搬到了地面的控制中心内。通过5G回传现场实景,不仅弥补了之前的视野盲区,他还可以远程控制龙门吊,不必再长时间保持俯视的机械高压姿态。

  当前,腾讯也在和妈湾智慧港的运营主体招商港口集团共同探索远程/无人集卡方案以及智能集装箱缺陷检测系统,让港口越来越智慧化,也让一个又一个普通的工作者们在继续发挥自身技艺的同时,获得更加舒适轻松的工作环境。

  你有过一天近十个小时、几乎目不转睛注视光源的经历吗?而这正是王红每天的工作。

  MIM(金属粉末注射成型)产品的表面光滑,大小不足25平方毫米,缺陷更是只有几微米。两年以前,身为人工质检员的王红,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微小的产品放到灯光下,进行三百六十度旋转,再去旁边屏幕上的成像中寻找诸如裂纹、压伤、凹凸等缺陷。

  对于比较熟练的质检员来说,一般一分钟完成一个产品的检验,一个接着一个,一天要工作八个多将近十个小时。

  一天下来,眼睛做的最多的事,无非是从一个光源,转移到另一个光源。王红和同事们的工位挨得很近,强光无孔不入,想躲都躲不开。“一天工作下来,眼睛很累,又干又涩,我的工作台上一直都摆着好几支眼药水。”王红说,“刚入职的时候,听说我的班长只来了两个月,当时非常吃惊。后来才知道,车间里很少有人能坚持超过三个月。”

  王红那时候也曾想过,这种如机器一样的工作,自己能坚持多长时间?一次蜕变,打消了她的疑虑。

  2020年,富驰高科与腾讯云达成合作,利用腾讯优图实验室的视觉AI技术,共同落地了AI质检方案,将单个零件的检测时间从原来人工质检下的1分钟缩短至4秒钟。王红的工作环境也迎来了极大的改善,她仍在同一间车间中工作,灯光照在零件表面仍在莹莹闪烁,却再也直射不进她的眼睛随之而来的,她买的最后一瓶眼药已经过期了。

  一个微小的缺陷就可能意味着严重的隐患,对于支撑起3C产业的MIM产品来说如此,对于路面交通而言更是如此一条几厘米的裂缝,放在高速行驶的环境下,尤其是恶劣天气下,便可能会导致十分严重的交通事故。

  每个城市的路政单位都存在着一种职业公路巡检员,开车、发现隐患、下车、拍照上传、反馈维修这是他们每天的工作,看似简单,但无论日夜寒暑,周而复始,年复一年,长期坚持下来却不容易。有的隐患难以察觉,人工肉眼的漏检率又较高,所以他们常常要在同一条路上反复巡检多次,一天下来不亚于跑一趟超长途。

  发现隐患,只是工作的第一步,他们还需要拍下特写才有助于后方的分析,辅助其他部门的修复工作。头顶是烈日、雨雪,身边是穿梭的车流,他们有每一个跑长途司机的职业病,所处的环境也更加危险。

  基于这些问题,深圳福田区路桥局与腾讯自动驾驶团队合作,共同落地了公路智能巡检方案,利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技术,不仅提高了巡检效率,更加重要的是保障了巡检员的人身安全,他们不用再下车,坐在车里就能完成任务,即便是厘米级裂缝,也能实现精确识别和拍照上传。

  “技术并不会替代人,而是让人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就像腾讯云工程师张琳樑说的那样,“让人能够操控辅助设备,能够利用自己的经验帮助技术更加完善这些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对劳动者的职业和健康也是更有帮助的。”

  矿工、龙门吊司机、集卡司机、集装箱验箱员、人工质检员、公路巡检员他们只是无数个劳动者的一角,他们在工作中经历的改变,也只是更宏大的技术变革的缩影。时代在变,科技在发展,劳动者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持续默默奉献着。

  把光藏起来,离危险远一些。科技不是冷冰冰的,它带来的温暖,正在悄然来到每一个劳动者的身边。

  在千米岩层下,矿工们燃烧自己,点亮了千门万户的灯火。在海风凛冽的港口,无数个渺小的劳动者穿梭于巨大的货箱间,保障着世界物流的平稳运转。当你透过一方手机屏幕浏览世界的时候,不知能否看到车间质检员们一双双疲惫的眼睛?

  每一位劳动者都是一个符号,当他们分散于各行各业,符号便连成了句、谱成了诗,书写出这波澜壮阔的时代。社会和科技的进步,源于所有劳动者的力量之和,而科技带来的光亮和温暖,也正来到他们的身边。

  每一个劳动者的身上都落满了灰尘,那是与危险搏斗过的痕迹,也是从身上裁下光阴后留下的伤口。就像矿工诗人陈年喜在写给亲人的诗中描述的那样,“我的中年裁下多少,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年轻的矿工在第一次下井前,会从同组的老师傅手里接过一小瓶烧酒。寡口喝下一两,凭着胸口的那股热气,踏着“号子”钻进深不见底的矿井。在永夜盘桓的地底,危险像蛇一样潜伏,噪音、瓦斯、污水、粉尘、缺氧、塌方、地震惹上哪一个,都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矽肺病、噪声聋、一氧化碳中毒、风湿病这是矿工群体常见的职业病,作为特殊工种的他们,退休年龄要比一般工种提前十五年。老矿工老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三片石头夹着一片肉”。而几乎在每一座矿上都流传着一句意思相近的话,“没有哪条矿道没死过人。”

  老贾已经在一座北方的煤矿工作了小二十年,那时候很多大矿还在实行夜班制。第一次下矿就被排了夜班,他吃过晚饭后去到矿上,先接受一个小时左右的安全教育,走出会议室时月光洒了一地,等到第二天从井下升上来时,太阳已经照亮了整片矿区。

  从下井到升井,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却仿佛在另一个世界走了一遭。老贾说,“从潮湿充满着噪音和粉尘的矿井出来后,身体都不像自己的了。”矿工们最喜欢的地方除了食堂就是澡堂,虽然浴池的水面上浮着一层煤灰,但只有泡在热水里,精神气才能回到身上。

  随着年纪的增长,老贾从采煤工换岗到了运输工,虽然劳动强度有所减弱,但只要还会下井,种种致命的风险就一样不少。

  采煤工、运输工、爆破工、钻探工、· 我国鄂式破碎机械行业10年来的发,瓦斯工、电工一座矿就是一个界限分明的微缩版社会。老贾常常会想,自己和同事们就像一只只在地下穿行的蚂蚁,不过二者之间也有最本质的区别,“蚂蚁是把食物从地上搬进地下为自己储藏,”他说,“矿工是把煤炭从地下开采后运往地上,输送给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支持建设。”他曾经十分讨厌自己的工作,但大多时候又心怀感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何况没有人能离开煤。”

  是的,没有人能离开煤,正如世界离不开他们。矿工们依靠顽强的意志,将自己的根深深扎进了千米下的岩层,他们就像是燃烧的炭,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蕴藏着滚烫的温度。矿工们以身犯险,用双手奉上的能源保障着社会的运转,该由谁来守护他们?

  不久前,老贾和同事们迎来了一批“5G远程矿车”,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老贾的驾驶位搬到了明亮宽敞的办公室,只用操作手柄,像打游戏那样就能完成运输工作。

  对于这群矿区的运输工,5G并不算新鲜,过去他们经常在广告上、在新闻里见到这种技术,手机也一早就换成了5G版本。他们原以为5G只是让手机上网更快了,但现在对他们来说,5G并不仅仅是飘在空中的信号,而是可以触碰的、可以感知的东西它就被握在手里。

  一毕业,刘师傅就去了深圳,第一份工作就是龙门吊司机。尽管经过专业培训并获得了相应资质,但第一次坐进五十多米高的驾驶室时,码头上庞大的集装箱似乎都缩小了一圈,望着不远处的海平面,心里还是不由得发颤。

  龙门吊司机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每天三班倒,每班8个小时,全年365天无休。对于高空作业的龙门吊司机而言,吃饭和喝水都是大问题,刘师傅说,“我们尽量少喝水,日常会随身携带一些高热量的零食,饿了就胡乱吃几口。”

  一间驾驶室不足三平米,四周只围上了单薄的铁板和玻璃,天气和环境成了工作中的第一只拦路虎。深圳的温度相对较高,尤其是在夏季海边的溽暑十分熬人,尽管驾驶室里会装有一只小风扇,但一天下来仍会汗流浃背。

  刘师傅也常听一些北方的同行抱怨,一到冬天海风冷得刺骨,即使戴着厚厚的手套,手也会裂开几条深深的口子,每天下班后,脸被冻得好像没了知觉。龙门吊司机的作业环境,用刘师傅的话说就是,“冬天如冷窖,夏天似蒸笼。”

  无论风吹雨淋,刘师傅每天都要至少经历一趟四五十米高空这相当于是十六层楼的高度的爬上爬下,稍不留神,后果便不堪设想。在攀爬过程中,心情也会随之起伏,“虽然从业很多年了,但还是很复杂。”他说,“往上爬的时候,心也跟着悬起来,一悬就是一天,直到踩在地面,才会落到肚子里。”

  不仅如此,龙门吊司机们身处高空,需要吊起的集装箱却在平地,这导致他们一天八个小时,都要维持驼腰、低头、俯视的姿态,对腰椎和颈椎造成了很大的压力,长此以往便落下了严重的职业病。

  但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攀爬中,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汗水与寒颤背后,刘师傅磨练出了珍贵的技艺,“操作吊具要求手眼脑配合”,集装箱有四个拳头大的锁孔,在高空看去像针眼一样,他却能精准操控吊机,快速地完成抓取动作,并且保持箱层之间的误差控制在三厘米之内。

  将集装箱摆放到准确的位置,只是完成了港口工作中的一部分,龙门吊司机也只是维系港口平稳运转链条的一个环节。在这背后,还有许许多多默默付出,用坚韧对抗辛劳的劳动者。集卡司机正是其中之一,他们有时要凌晨起来冒着海风去提货,保持一个姿势开长达十个小时的车,虽然是在固定的港口货场穿行,但事实上每天都在跑长途。集卡司机有每个司机都常见的职业病,海风也吹进了他们的骨头。

  港口上常见的20GP集装箱长近6米、宽和高均近2.4米,满载时重量近20吨。相比之下,集装箱验箱员们十分渺小,他们每天穿梭于那些庞然大物之间,核查集装箱型号与编号、检验箱体和顶板的破损。他们常常要爬到十几米的集装箱顶板,弓着腰用体力和毅力确保每一寸的准确无误。炙烈的阳光烤在悲伤,豆大的汗水砸在箱上,直起腰时往往会感觉天旋地转。

  全世界数千个大大小小的港口,正是有无数个龙门吊司机、集卡司机和集装箱验箱员,支撑着密布如网的航路,支撑着每天港口成千上万吨货物的吞吐。

  随着妈湾智慧港的建起和完善,刘师傅和在港口工作的同事们的作业环境大大改善。刘师傅的驾驶室从数十米的高空搬到了地面的控制中心内。通过5G回传现场实景,不仅弥补了之前的视野盲区,他还可以远程控制龙门吊,不必再长时间保持俯视的机械高压姿态。

  当前,腾讯也在和妈湾智慧港的运营主体招商港口集团共同探索远程/无人集卡方案以及智能集装箱缺陷检测系统,让港口越来越智慧化,也让一个又一个普通的工作者们在继续发挥自身技艺的同时,获得更加舒适轻松的工作环境。

  你有过一天近十个小时、几乎目不转睛注视光源的经历吗?而这正是王红每天的工作。

  MIM(金属粉末注射成型)产品的表面光滑,大小不足25平方毫米,缺陷更是只有几微米。两年以前,身为人工质检员的王红,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微小的产品放到灯光下,进行三百六十度旋转,再去旁边屏幕上的成像中寻找诸如裂纹、压伤、凹凸等缺陷。

  对于比较熟练的质检员来说,一般一分钟完成一个产品的检验,一个接着一个,一天要工作八个多将近十个小时。

  一天下来,眼睛做的最多的事,无非是从一个光源,转移到另一个光源。王红和同事们的工位挨得很近,强光无孔不入,想躲都躲不开。“一天工作下来,眼睛很累,又干又涩,我的工作台上一直都摆着好几支眼药水。”王红说,“刚入职的时候,听说我的班长只来了两个月,当时非常吃惊。后来才知道,车间里很少有人能坚持超过三个月。”

  王红那时候也曾想过,这种如机器一样的工作,自己能坚持多长时间?一次蜕变,打消了她的疑虑。

  2020年,富驰高科与腾讯云达成合作,利用腾讯优图实验室的视觉AI技术,共同落地了AI质检方案,将单个零件的检测时间从原来人工质检下的1分钟缩短至4秒钟。王红的工作环境也迎来了极大的改善,她仍在同一间车间中工作,灯光照在零件表面仍在莹莹闪烁,却再也直射不进她的眼睛随之而来的,她买的最后一瓶眼药已经过期了。

  一个微小的缺陷就可能意味着严重的隐患,对于支撑起3C产业的MIM产品来说如此,对于路面交通而言更是如此一条几厘米的裂缝,放在高速行驶的环境下,尤其是恶劣天气下,便可能会导致十分严重的交通事故。

  每个城市的路政单位都存在着一种职业公路巡检员,开车、发现隐患、下车、拍照上传、反馈维修这是他们每天的工作,看似简单,但无论日夜寒暑,周而复始,年复一年,长期坚持下来却不容易。有的隐患难以察觉,人工肉眼的漏检率又较高,所以他们常常要在同一条路上反复巡检多次,一天下来不亚于跑一趟超长途。

  发现隐患,只是工作的第一步,他们还需要拍下特写才有助于后方的分析,辅助其他部门的修复工作。头顶是烈日、雨雪,身边是穿梭的车流,他们有每一个跑长途司机的职业病,所处的环境也更加危险。

  基于这些问题,深圳福田区路桥局与腾讯自动驾驶团队合作,共同落地了公路智能巡检方案,利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技术,不仅提高了巡检效率,更加重要的是保障了巡检员的人身安全,他们不用再下车,坐在车里就能完成任务,即便是厘米级裂缝,也能实现精确识别和拍照上传。

  “技术并不会替代人,而是让人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就像腾讯云工程师张琳樑说的那样,“让人能够操控辅助设备,能够利用自己的经验帮助技术更加完善这些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对劳动者的职业和健康也是更有帮助的。”

  矿工、龙门吊司机、集卡司机、集装箱验箱员、人工质检员、公路巡检员他们只是无数个劳动者的一角,他们在工作中经历的改变,也只是更宏大的技术变革的缩影。时代在变,科技在发展,劳动者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持续默默奉献着。

  把光藏起来,离危险远一些。科技不是冷冰冰的,它带来的温暖,正在悄然来到每一个劳动者的身边。